2022/11/10

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文姬歸漢」

媒體


平劇之凋零甚矣!民國初年,盛極南北。縱播遷臺灣,猶耀炫數十年,惟今踪跡隱忽。敝館既傳揚國故,思賞音星稀,更當勠力推廣。爰奉聆程派名伶章遏雲女士民國五十四年 (一九六五年) 於香港演出「文姬歸漢」之現場僅存錄音,不啻「廣陵散」重現天壤。

策展暨編輯室

章遏雲伯母演出「汾河灣」劇照

唐有詩,宋有詞,元有曲,明清有小說,民初乃有平劇。民國元年 (一九一二年) 至民國三十八年 (一九四九年) 大陸淪陷,此三十八年間,縱國家多難,平劇仍風靡大江南北,名伶票友蜂涌群起,前代未克之盛。

中華民國政府於一九六四年參加美國紐約世界博覽會,以平劇紀念唱片贈貽來賓之唱片封面正面

中華民國政府於一九六四年參加美國紐約世界博覽會,以平劇紀念唱片贈貽來賓之唱片封面背面

中華民國政府於一九六四年參加美國紐約世界博覽會,以平劇紀念唱片贈貽來賓之唱片

中華民國政府於一九六四年參加美國紐約世界博覽會,以平劇紀念唱片贈貽來賓之唱片局部

平劇源自北平,故以地名稱之。北平一名,溯民國十七年 (一九二八年) 北伐勝利,國民政府改北京舊名為北平。平劇亦稱京劇,又奉稱國劇,蓋平劇伍列全國各戲劇之冠,備極絢爛,非他劇所及。至民國五十三年 (一九六四年),中華民國參加美國紐約世界博覽會,政府猶以私立復興戲劇學校國劇演唱,灌製唱片,贈參觀中國館之賓客。平劇之民國色彩,可見一斑。余家尚存此唱片,昔年鴻爪也。

平劇程派名伶,享隆譽於民國大陸時期兼臺灣時期,演出不絕臺灣香港,其後期藝術更臻精湛,章遏雲伯母乃為表率。

章遏雲伯母於上海大世界遊樂場首次登臺

章遏雲伯母十一、二歲嘗於天津廣東會館登臺

章遏雲伯母 (一九一二至二零零三),原名鳳屏,字遏雲、珠塵。佘子立取名遏雲,葉恭綽取名珠塵,後多以遏雲行。原籍廣東,幼居上海。童稚時已學唱京劇老生,於上海大世界遊樂場乾坤大劇場客串「武家坡」,首次登臺。旋赴天津就學,課餘從王庾生改唱青衣,又數年,約十一、二歲,於天津廣東會館登臺,飾演「汾河灣」青衣,頗獲佳評,自此矢意置身梨園。

時名師雲集京城,乃母鄧秀芝 (嘗易名章瘦芝) 陪女赴北京,尋師求藝,四方詢索,乃得名家李寶琴、榮蝶仙、李壽山、張彩林、江順仙、律學芳與陶玉芝為師,戲藝大進。

王瑤卿先生遺影

民國十九年 (一九三零年) 復拜王瑤卿為師,授「棋盤山」、「貂蟬」、「孔雀東南飛」、「福壽鏡」等劇,更上層樓。

梅蘭芳先生遺影

同年,天津「北洋畫報」鼓動戲迷選拔四大坤旦,名列其中。為求深入「霸王別姬」一劇堂奧,於滬拜師梅蘭芳。

穆鐵芬先生遺影

民國二十一年 (一九三二年),程硯秋赴歐考察,解散戲班,穆鐵芬本其琴師,遂轉聘於章伯母。穆非僅琴師,兼編劇家、戲曲家,倚此因緣,遂改唱程派。

章遏雲伯母嘗經營漢口大舞臺半年

民國二十三年 (一九三四年),章伯母租賃漢口大舞臺,經營半年,自身演出一期外,又倩梅蘭芳劇團演出一期,馬連良、黃桂秋演出一期。坐票、站票一時售罄,轟動武漢,賺以鉅金。

平津遺老名士激賞其戲藝者眾,民國二十四年 (一九三五年),章一山太史以詩相贈,和者百人,有劉春霖、樊樊山、方地山、袁寒雲等。民國二十七年 (一九三八年),天津金石書畫社乃彙編「遏雲集」。

「遏雲集」內頁

章伯母亦擅粵劇,鮮為人知,嘗於天津演出粵劇「祭塔」。民國十九年 (一九三零年) 至民國二十六年 (一九三七年) 間,受邀灌錄多張平劇唱片,其早期戲藝,乃得留存。民國十九年 (一九三零年),勝利唱片公司灌製三張唱片,一張「虹霓關」兩面,一張「杏花和番」、「得意緣」,一張「活捉王魁」、「五花洞」。民國二十年 (一九三一年),長城唱片公司灌製兩張唱片,一張「蘇三起解」兩面,一張「汾河灣」、「梅龍鎮」。民國二十六年 (一九三七年),百代唱片公司灌製三張唱片,一張「雷峰塔」兩面,一張「三娘教子」、「棋盤山」,一張「拾玉鐲」、「迴龍閣」。余家舊存「拾玉鐲」、「迴龍閣」唱片一張,足堪低徊餘音。

百代唱片公司灌製章遏雲伯母演唱「拾玉鐲」與「迴龍閣」唱片紙封套

百代唱片公司灌製章遏雲伯母演唱「拾玉鐲」與「迴龍閣」黑膠唱片

百代唱片公司灌製章遏雲伯母演唱「拾玉鐲」與「迴龍閣」黑膠唱片局部

民國二十六年 (一九三七年),蘆溝橋事變,北平、天津、上海、南京相繼淪陷。章伯母遂息影敵區,可知一代名伶,大節凜然。民國三十八年 (一九四九年) 大陸淪陷前,隻身赴港,義不帝秦。民國四十二年 (一九五三年),自由中國風雨飄搖之際,隨香港影劇界參訪團首次訪臺,團長王元龍,特赴金門前線勞軍。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香港九龍石峽尾大火,焚毀街道三條,翌年春,籌款義演「六月雪」,亦其香港首次演出。雖滯香港,心繫臺灣,多次返國。民國四十六年 (一九五七年) 雙十國慶,隨香港影劇界祝壽團返國,再度各地勞軍。

程硯秋先生遺影

「章遏雲自傳」封面

「章遏雲自傳」內頁之一

「章遏雲自傳」內頁之二

民國四十七年三月,程硯秋逝世。數月後,中共即託人傳話,邀請回大陸,接收程硯秋之劇團,每月薪資一千五百元,另配住宅。章伯母當刻推謝。且讀「章遏雲自傳」,云:

「我知道若是一去,我這人身自由就沒有了,也幸虧我選擇得對,沒有貿貿然去當程劇團的『接收大員』。因為自此以後,『文化大革命』就開始,我這從香港去的小資產階級,還不給他們鬪個得死去活來,恐怕留著我這條小命來寫『自傳』都不可能了! 」

空軍大鵬劇校舊影

民國四十七年 (一九五八年),王叔銘將軍安排下,章伯母回臺定居,政府提供臺北新生南路居舍外,並授空軍大鵬劇校及陸軍陸光戲校教職。同年八二三戰役爆發,中共狂炸金門,翌年元月二十五日,章伯母於臺北市中華路介壽堂舉辦平劇勞軍公演,收入捐援金馬前線三軍。在臺閒雲野鶴之歲月,相對大陸當時人間地獄,唯能慶幸一己浮海偷生,復悲大陸同道大劫難逃。且讀「章遏雲自傳」,云:

「我一個教員的名義,按月都有束脩收入,輔導程派學員,教戲都是學生們上門請益,我自己又可以挑班演出,劇團方面都協助我,有時候在臺灣住久了,我也會過一年半載就上香港玩兒些日子。眼看當年許多同臺的老夥伴一個個在大陸被『鬪』死,可見得當年我這一個抉擇自由是完全準確的。」

可知章伯母臺港往返頻密,香港票房、票友、戲迷既眾,咸奉章伯母為泰山北斗,吊嗓以外,亦屢登臺。

章遏雲伯母簽貽 馨菴公劇照之一

章遏雲伯母簽貽 馨菴公劇照之二

先父馨菴公本程派票友,時寄居香港,自與章伯母諗熟。章伯母嘗署貽 馨菴公照相兩張,其一題:「心冷先生,珠塵敬贈。一九五八年、四、十九。」其二題:「心冷先生,珠塵敬贈。」一代名伶手迹,至堪珍寶。

六零年代香港大會堂外景

章伯母於香港屢場演出,必印行演出特刊,唱詞頁後 馨菴公多撰文闡揚其藝。余家舊藏「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三冊。第一冊乃一九六五年三月四日星期四下午八時,假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演唱「文姬歸漢」,刊載 馨菴公撰「看章遏雲」文。第二冊乃一九六五年八月四日星期三下午八時,假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演唱「鴛鴦塚」,刊載 馨菴公撰「聽章遏雲的鴛鴦塚」文。第三冊乃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星期一下午八時,假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演唱「牧羊卷」,亦稱「硃痕記」,重刊 馨菴公撰「看章遏雲」文。

一九六五年三月四日,章遏雲伯母於香港演出「文姬歸漢」之「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戲單封面

一九六五年三月四日之「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首頁刊錄「文姬歸漢」唱詞,馨菴公於是頁下方手鈔搖板唱詞

一九六五年三月四日之「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內頁刊載 馨菴公撰「看章遏雲」文

一九六五年八月四日,章遏雲伯母於香港演出「鴛鴦塚」之「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戲單封面

一九六五年八月四日之「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內頁刊載 馨菴公撰「聽章遏雲的『鴛鴦塚』」文

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章遏雲伯母於香港演出「牧羊卷」之「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戲單封面

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之「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內頁刊載章遏雲演「汾河灣」劇照

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之「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內頁刊載「文姬歸漢」唱詞

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之「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內頁刊載 馨菴公撰「看章遏雲」文

余家又見六頁唱詞手稿印本, 馨菴公手書頁端:「孔雀東南飛。一九七零年九月一日章遏雲演出。」可知章伯母於港亦嘗演出此劇。唱詞手稿未知何人手迹,塗刪累累,臆出章伯母手筆。

馨菴公手書「孔雀東南飛。一九七零年九月一日章遏雲演出。」於唱詞頁端

馨菴公珍藏多卷章伯母於港吊嗓及演出之私製現場錄音,今恐皆成天壤間孤本矣。余爰選奉章伯母於一九六五年三月四日香港演出「文姬歸漢」現場錄音,幾一甲子前事。今饗賞音,非僅圖諸君彩聲,尤冀永存人間,以資平劇之復興。世人欲解章伯母之藝事,倘讀 馨菴公「看章遏雲」遺作,當裨益匪淺。

章遏雲伯母便裝小影

「看章遏雲」,宋心冷先生 (諱訓倫) 撰於一九六五年

近十年來,章遏雲在台灣香港已演出多次,傾倒了平劇界的內外行,瘋魔了海外無數戲迷。當然,以章遏雲過去在東北,平津,武漢,上海各地享盛名歷二十餘年不衰,今天屹立於自由世界,替平劇中青衣一系放出萬丈光芒,成為青衣的泰山北斗,實非偶然。

凡一切藝術,無論戲劇,音樂,書畫,雕刻,如果沒有過人的天資,僅憑學力功夫,是斷難臻於絕詣的。因此,超羣拔類之英不世出,正為天才難得之故。天資包括悟力和禀賦,程硯秋嘗問學於梅蘭芳,請益於王瑤卿,因其悟力特高,所以別人僅窺門徑,他獨深入堂奥;再加那副另有一功的異嗓,便是他的天生禀賦,才造成其為一代大師。

當然,功力又豈可抹煞。即以程硯秋而說,他少年時雖如玉樹臨風,身手俐落,但論到唱功的真力瀰滿,堀起而為巨擘,都是中年後累積了無限的學力功夫而來的。所以中年後的程硯秋,雖因思想錯誤,被人利用,最後弄得賷恨以終;但他的唱功卻愈唱愈好,愈蒼凉,愈纏綿,年齡不僅不能妨礙他,反成為他的進步里程。杜工部早說過:「老去漸於詩律細」,文學與藝術,理同一轍,欲期深造,必待晚成。

由台來港小憩之章遏雲伯母郊遊留影

憑此尺度來看今天的章遏雲,她正處於集天賦與功力之大成的高峯階段。她在香港曾先後演出過武家坡,碧玉簪,鎖麟囊,金鎖記諸戲,給人留下愈聽愈好的感覺。最難能可貴的,是近年嗓音寬闊,再加苦練活用,把程硯秋所獨有的那一種淒惋苦澀的腦後音和橄欖腔,運着沉著重大的丹田之氣唱了出來,使人領畧到回甘雋永,欲已不能的韻味,這在去年所唱的金鎖記中已表現無遺。程派中有一二位聰明絕頂之士,雖一樣做到珠圓玉潤,瀏亮細膩,卻始終唱不出這一種獨特的氣韻,這是章遏雲功力獨到之處。她比程硯秋還更佔絕大的便宜,因為除了掌握着豐富的舞台經驗外,她扮相秀美,體態輕盈,使觀眾面對豐姿綽約的劇中人,耳聽著沁人心脾的法曲仙音,自然情怡神奪,為之意消。

「文姬歸漢」為金仲蓀所編,經過王瑤卿的指點推敲,是程硯秋最精采的私房戲之一。當年他貼此的次數也不很多,今天觀眾中可能有不少人尚是第一次聆此。這齣戲服裝絢爛奪目,唱腔悲凉激楚。從南邦子,經倒板,快板,到慢板,中間並將胡笳十八拍編入二簧,而以反二簧及散板收唱。其中有幾句是將一句詞兒分成兩三段長腔往復盤旋,似斷還續。唱時,古戰場干戈殺伐之聲,和塞外「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意境情調,噴薄交集而至,引起無限故國河山的感愴! 筆者曾多次聽章遏雲吊嗓時唱此,覺得祗有她的天賦和功力,方能運轉得如此巧妙而感人。

今天內外行中能動程硯秋私房戲的,已如鳳毛麟角,我們希望章遏雲以後能長期住在香港,每年至少要有幾次程派私房戲貼出,庶幾霓裳雅奏,不致成廣陵絕響。何況她的戲目前也祗有在香港演出最討好,因為香港有曾世駿兄這一位程派琴聖在此,可以收珠聯璧合之妙。世駿兄的琴法胎息穆鐵芬,所以柔婉中畧带清拔之勁,自有他矜貴的個性,與一味以柔靡媚俗的相較,逈不相同。

馨菴公手書「文姬歸漢」卡式錄音帶膠盒正面

馨菴公手書「文姬歸漢」卡式錄音帶膠盒側面

馨菴公手書「文姬歸漢」卡式錄音帶膠盒內頁

馨菴公手書「文姬歸漢」卡式錄音帶正面簽條

馨菴公手書「文姬歸漢」卡式錄音帶背面簽條

馨菴公手書「文姬歸漢」卡式錄音帶膠盒內頁說明:

「一九六五年章遏雲在香港演出,由
曾世駿操琴,為慮音帶變質,特
於二零零一年作第二次重錄,並將胡笳十
四拍移到反二簧之後,蓋近賢攷證,胡笳
十四拍原非蔡文姬所作,乃後人偽造,程
硯秋以偽為真,遽以二簧慢板譜之,以
腔就文致迂冗泄沓,極不悅耳,移到最後,
則聽完反二簧後,即放棄不聽可矣。

章遏雲文姬歸漢,曾世駿伴奏。

章遏雲之唱,沉穩凝練,不帶絲毫
雌音,非其他坤旦所能及,不愧為一代
京朝大角。文姬歸漢為羅癭公編,
乃程硯秋劇本中,文學氣氛最高者,
此卷錄音,洵可寶也。

訓倫識」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一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二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三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四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五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六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七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八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九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十

「文姬歸漢」劇情說明

漢李傕、郭汜與楊奉等爭劫漢獻帝 (劉協),南匈奴王呼廚泉乘亂派遣左賢王會同白波帥攻侵漢河內地,中郎蔡邕之女蔡琰 (文姬) 逃難,為左賢王擄入匈奴,納為妃,生二子,十二年之後,為漢丞相曹操得知,乃遣使周近持金璧至匈奴,贖文姬歸國,文姬與二子訣別,途中哭拜昭君之墓,隨周近回漢。

「文姬歸漢」唱詞

「南梆子」
日長時怎解我心中煩悶
見瑤琴不由得覩物思人
好比那寡女絲絃清調冷
又好比別鶴吟動魄凄情

「西皮倒板」
登山涉水爭逃命

「快板」
女哭男號不忍聞
胡兵滿野追呼近
那曉今朝是死生
舉目看,旌旗影,側耳聽,
刀劍聲,我呼天,天不應,
我待入地地無門
沒奈何我只得奔波前進

「西皮原板」
荒原寒日嘶胡馬
萬里雲山歸路遐
蒙頭霜霰冬和夏
滿目牛羊風捲沙
傷心竟把胡人嫁
忍恥偷生計已差
月明孤影氈廬下
何處雲飛是妾家

「西皮倒板」
整歸鞭行不盡天山萬里

「慢板」
見黃沙河邊草一樣低迷
又聽得馬蕭蕭悲風動地
雖然是行路難却倖生歸
悔當日生胡兒不能捐棄
到如今行一步一步遠足重難移
從此後隔死生永無消息
翻教我對穹廬無限依依

胡笳第十四拍原詞

「二簧慢板」
身歸國兮兒莫知隨
心懸懸焉長如饑
四時萬物兮有盛衰
唯有愁苦兮不暫移
山高地濶兮見汝無期
更深夜闌兮夢汝來斯
夢中執手兮一喜一悲
覺後痛吾心兮無休歇時
十有四拍兮涕淚交垂
河水東流兮心是思

「二簧倒板」
見坆台哭一聲明妃細聽

「廻龍腔」
我文姬來奠酒訴說衷情

「反二簧慢板」
你本是誤丹青畢生飲恨
我也曾被娥眉累苦此身
你輸我及生前得歸鄉井
我輸你保骨肉倖免飄零
問蒼天何使我倆人共命
聽琵琶馬上曲悲切笳聲
看狼山聞隴水夢魂猶警
可憐你留青塚獨向黃昏

「反二簧搖板」
這叫做惜惺惺相憐同病
他在那九泉下應解傷心
我只得含悲淚兼程前進
還望他向天南月夜歸魂
「完」

馨菴公手書「文姬歸漢」搖板唱詞於演出特刊首頁

「搖板唱詞」

在家中初未見捕蟬奇警
却緣何帶有那殺伐之聲

無奈何我祇得倉皇逃命
留下了老蒼頭獨守門庭
出門來祇覺得天昏地暝

聽呼喚想必是凶多吉少
一霎時倒作了階下之人

我本是漢通儒蔡中郎女
妾名字蔡文姬通曉詩書

看他偽意來相勸
不知何日回中原

聽他言不由我心中慘澹
倒教我蔡文姬左右為難
想起了一門中又無同座
我祇得暫偷生再回天南

終日裡對胡人笑啼總偽
獻殷勤又何必埋怨於他

日日思歸歸又怨
不歸却又一心懸
還鄉離別兩相牽
寧棄胡兒歸故國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十一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十二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十三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十四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十五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十六

章遏雲伯母私藏影集之十七

章遏雲伯母親筆署名

附加資訊

  • 標籤日期: 民國一百一十一年十一月中旬展出
閱讀 2530 次數